N ews
赢咖动态

Subsidiaries Dynamic  赢咖新闻

赢咖娱乐 故事莫要停


[2018-04-01]

 

“咚咚咚,嗖嗖嗖”一阵阵响亮的鞭炮声,烟花声,在长安城内的四道五处响起,除夕夜的的长安显得异常热闹,大人们带着自家的孩子在街上游玩,传入人们耳中的是孩子们的笑声,酒楼里的笑声,歌姬的歌声,明月就在那里挂着,照耀着这偌大的城。。。
人们都在除夕夜这天晚上赏花灯,吃年夜饭,但是即便人们玩的再热闹,他们也觉都不会忘掉第二天的事,那便是“祭英魂”,这个习俗已经在长安渊远流长,每年的这个时候,各国的江湖人士,都前来拜会,不管那些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在那个高大的石像面前,都会怀着一颗尊敬的心,就连这北国的皇帝都得亲临至此,拜上三拜。
 
在长安城,祭英魂是家喻户晓的一件事,因为民间流传着,大人拜石像,孩子平安;孩子拜石像,有出息;初入江湖拜石像,保平安。
 
夜深了,长安的街上的也也来越少,逐渐的,变得空旷,“哗啦,哗啦”只见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独臂的老者拿着一把破旧的扫帚,扫着这条街道,奇怪的是他每扫一会,就停下来,放下扫帚,拿起腰间的那个古朴的葫芦“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烈酒,随后继续的扫着地。那老者头上凌乱的白发,还有那很久都刮过的胡须,让人看起来觉得非常的可怜。
 
过了很久很久,估摸着天快亮了,那老者终于将街道打扫干净,随后他放下扫帚,坐了下来依靠在一旁的墙上,“哎,你在那边过得还好么?大哥”随后他拿出了那个装着酒的葫芦。抬起了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寒风吹过,使得他眼前凌乱的头发被风吹拂来开,那是一双虽已年迈浑浊的双眼,但是依旧透漏着一股不羁。随后他深饮了一口葫芦里的酒,便迈着步子缓缓的离开了。
 
随着公鸡的一声长鸣,天亮了
 
“快醒醒,快醒醒,去叫孩子,再过一会就赶不上了仪式了。”一个夫人正在催促自己的丈夫。随后他们进到孩子的房间,看到孩子早已穿好衣服在那里乖乖的等着。父母看到了这一幕宠爱的笑了起来。随后他们走出门外,看到长安城里的户户人家都在朝着长安城外的一个庙宇走去,他们牵起孩子的手也向那里走去。
 
庙宇外无数的人在等着,江湖上的人,各国的家族,还有数不清的百姓。
 
庙宇的门慢慢打开,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袍的老者,看其容貌就可以知道,老者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大帅哥,他迈着步子走出门外,眉目之间总是透出一股淡淡的忧愁,一头雪白的头发并不影响他的地位,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能守这所庙宇的,绝不是一般人,那老者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人,看到谁,谁就不由得自主的低下头,这是一种尊敬。
 
过了一会,白衣老者说道“请进”
 
只见那庙宇之中,石台上摆放着一尊巨大的石像,刻画的非常逼真,再看他的面容,是一个英俊的男子,长发束到后腰,眼神里充满着睥睨天下的豪气,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让人心生敬佩。旁边一柄造型怪异的长枪斜置与他的后方,更加刺目。
 
正当人们拜扣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叫喊“皇上驾到~”,刚喊完,只见那龙轿上下来一个青年,着急地冲着旁边的太监喊道,“叫什么叫,没规矩的东西"然后在众人惊讶地暮光下,那穿着龙袍的青年径直向人群队伍走去。乖乖的排在了队伍后方。
 
时间过了不久,轮到了那个青年,只见那穿着龙袍的青年,象征着九五至尊的皇帝,冲着那个白衣老者九十度弯腰,说了一句“靖儿来晚,望恩公不要怪罪”
 
“进去吧”老者依旧双手背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那青年便走进了庙宇。拜扣完后,青年走了出来,他其实陪白衣老者一起在这里等,谁知那老者说道“你先离去吧,宫中事物繁多,这里我一人就够了。”
 
“那靖儿且先告退。”说完这句话,老者点了点头,那青年才离开。
 
拜扣的人一波接着一波,直到到了傍晚,人群才陆续离开。
 
那白衣老者走到庙宇中,刚打算关门,便看到离老远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他看到了后,那一直冷漠的脸上竟然浮起了笑容。
 
“二哥,我带了酒,你可愿陪我和大哥一起痛饮?”说这话的竟然是那个扫地的老头。
 
“哈哈哈,当然,快来”老者走上前去一把捏住那个破衣老者的肩膀。“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
 
夜色慢慢深了,但是那白天肃穆的庙宇此时却是笑声连天。
 
”大哥,你知道吗,轻语那小妮子竟然要当娘了,哈哈哈,二哥,你说我该送什么东西给我那小侄?”那破衣老者没有了前面丝毫的萎靡。
 
“你?我觉得你最好的东西就是你的酒了吧!”那白衣老者说道。
 
“哈哈哈”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其他那几个小崽子呢,没来是不是,别看我现在只有一只手,照样抽的他们跑。”那破衣老者愤愤的说道 。
 
“老五和轻语给我传来书信,说有事在身,改日会过来的,倒是老四没有了联系。”
 
“臭小子搞什么神秘,不说了不说了,来,大哥,干!“破衣老者举起手中的葫芦冲着石像说道。
 
”我也敬你,大哥“那白衣老者也举起手中的酒杯。
 
画面转到另一方。。。
 
赢咖娱乐的盘龙城中,一座巨大的庭院里站着一个身体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非常魁梧的中年男子 ,他双手背到腰间,身上的肌肉将衣服蹦的紧紧的,抬着头看向天空”哥哥们 ,东皇委托我要事在身,我走不开,等着我,我一忙完立马赶去找你们。“
 
正说着,思绪被远方的侍女所打断,“家主,少爷又不听话了”
 
这魁梧男子转过头冲着侍女说道“让他来见我!”可能是因为人的身躯大,气量就大。这侍女竟然被一句话给吓哭了。随后哭着说“是。。。是”侍女走后那魁梧男子纳闷道“我已经很温柔了啊?”
 
不久,通向庭院的走廊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这便是那侍女所说的小少爷了!
 
那魁梧男子看到自己的儿子后,大喊一声”你为什么又不听话了!”
 
“爹爹,我想练武,这是错么?”小孩稚嫩的说道。
 
“哦?你为何要练武”显然,魁梧的中年男子被自己的儿子提起了兴趣。
 
“当然是入江湖,踏天山了!”小孩子对着自己的父亲兴致勃勃地道。
 
听到天山两个字那魁梧男子眼睛亮了一下,”哈哈哈,好,你想学功夫,我答应你,爹教你爹的本事,如何?“说完男子紧紧的捏了捏双拳。
 
”不要,我想要兵器“孩子转过头
 
”什么?你放着你老子的功夫不学,要去学兵器?来来来,你告诉我,你要学什么兵器“男子显然被气的不轻,坐到椅子上拿起茶杯准备喝水。
 
“我想学枪”
 
”啪啦“杯子在那和魁梧男子的手中显得无比脆弱,随后,那魁梧的中年男子缓缓的抬起来头,那布满泪水的眼眶看着眼前的孩子,站起身,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流着眼泪说道”孩子,你大伯用的也是枪!”。
 
随后,一声暴吼充满了整个家府“给我备好一匹快马!我要去长安!”
 
画面再转到南国枫林城的一个镇子里。
 
依山傍水的景色美不胜收,突然一家医馆里传来一声中年妇女的叫喊“你不让我去,信不信我揍你”。医馆内,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少妇正站在桌子上,上跳下窜,把他的丈夫急得快疯了“轻语别闹,你不是都写信说不去了吗?”
 
“我呸,我说的话你都信,你是不是以为我打不过你”那个虽然已经快当娘的但是依旧不改当年的女子说道。
 
“你有身孕,要为孩子着想”那个男子急得说道。
 
“白简,你别以为你武功高,我就怕你了,信不信我告诉我三哥,让他抽你,我三哥抽人,可是我四哥和我五哥都怕的!”听到三哥这两个字,那个女子的丈夫头上冒出 几条黑线,心里想道“当年和你成亲的时候你三哥没少抽我。。。”
 
说话间,那女子越来越闹,突然,男子大喊一身“别动了,你是不是疯了!”
 
那女子看到男子生气了,便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楚楚可怜。她走到桌角抱着膝盖哭着说道“我想他们有错吗?”
 
那男子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哎,去带些衣服,我去找马车”
 
女子听到这句话瞬间变了模样,笑嘻嘻的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画面转到通往长安的一条郊外小路,在哪里站着一个人,神情冷漠,黑色的长袍,显得非常精干,白色的双鬓在乌黑的头发上显得格外刺眼。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慢慢的一辆马车 映入眼帘,只见那黑衣男子说了一句,“别停,行个方便,这条路上保你平安”随后右脚一踏而起,顺势飞向马车,款款的坐在了马车顶,随后他闭上了眼“什么都别问,架好你的马车,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三天后。。。
 
“诶哟,我的老腰啊”只见庙宇内那破衣老者像猴一扬横躺在石台上。
 
“谁叫你每次睡觉都像个猴子一样"那白衣老者责怪的说道。但是他的眼里充满了笑意。
 
”老二,陪我去城里走走吧,我快要离开这里了,打算去别处玩玩”。
 
白衣老者听到了这句话,没有问他要去哪,因为他知道,无论天涯海角,只要他思念,他随时都能回来。所以回答了一句“好!”
 
二人慢慢向城里走去,像走过一生的路那么慢,同时又那么的快。
 
走到城内,看到了前面的一个包子摊,那里老板不知道在干什么 。面前坐着数不清的小孩子。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将军上战场的故事”那个包子摊的老板说道。
 
“不听,不听,都讲过好几遍了“下面孩子纷纷说道。
 
”那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不听,都会背了“
 
”看来我得使出杀手锏了,想听城门口庙宇里的那个人的故事吗?
 
孩子们互相相望,随后竟异口同声的喊道”好!“
 
就连远处的那两个老者都互相望了一下,随后便笑了起来。
 
就当那包子铺的老板正准备讲的时候,一声暴吼打断了他的讲话”二哥,三哥!“
 
两个老者向后看去,看到一个巨人向这边跑过来,两人皆露出了暖心的笑容,还没等说完,一道黑影从上方降落下来,是那会那个黑衣男子,随后他说道“迟到了一步”随后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既然这样,那边再等一等吧,白衣老者手背到身后转向城门。
 
“还有我还有我”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到了的那个女子正头探出马车疯狂的喊着,她看到了那熟悉的四人,眼泪再也止不住“我好想你们。
 
”这死丫头,乱喊叫什么,弄得我一不注意眼睛进了沙子“说着那破衣老者转过身去擦着脸上的泪水。其他四人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随后五人站到了一块,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互相望着,随后那白衣老者转过身,对着那个包子铺老板说道”相聚归相聚,故事莫要停!“
 
随后,那包子铺老板看到那五个人,大喊一声”好!,今天我讲的这个故事,我称它为逐神论!